【女人夢見推土機修路】拯救自己 |下篇解夢辭典7 |因果故事分享 |

立叔關心社會,富使命感,學生時期積極投入社會運動。1972 73年間,他擔任港大學生會常務秘書,參與保釣運動、「反貪污、捉葛柏」行動、「六一八雨災」賑災工作。

1974年初出道時,立叔香港明愛做社區工作,出入公屋及木屋區, 自此愛上「上山下鄉」社區工作。

1978年,立叔受聘為香港社區組織協會主任(1978-88),帶領社協多方面發展,著力培養居民力量, 推動政策改變。1979年「油麻地艇户事件」,立叔成第一代「公民抗命」而被捕社工,艇户事件推動了《公安條例》修訂,促成「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成立,為香港社運揭開一頁。1980 年政府清拆大窩坪木屋區廠房,立叔廠户赴倫敦國會請願;廠房後敵推土機,立叔廠户抱頭痛哭。

八十年代過渡期,香港政制民主化,立叔看到基層參政重要性,「假民主要民主去做」。1982年第一次區議會選舉,立叔協助大坑東居民領袖選;1983年協助觀塘區的製衣工人選市政局議員,並設立議員監察組。社協強調推動下而上參與式民主, 日後民主發展打下基礎。

立叔致力開拓香港公民社會空間,足跡並限於香港。1984年, 他馮檢基、陳立僑、李植悦、馮煒光七人組成「民主促進團」, 前往倫敦遊説英國政府加快香港民主步伐。1985年他率團訪問北京, 瞭解中國法制發展,為《基本法》訂立作準備。1986年往印度開會拜見德蘭修女,1987年「國際無家者庇護年」,他柏林出席國際房屋聯盟會議。立叔地社協工作層次提高,將香港民生、民權問題帶到國際層面。

1988年,立叔轉換軌道,受聘於中大社工系,主要教授宏觀科目包括社區工作、社會政策及福利管理,受邀於其他院校兼課,提攜後輩遺餘力。然而,立叔並沒有躲於「象牙塔」內,他堅持一個行動派,踴躍參與公民社會組織工作,如社聯、民間智庫、各種行動組。19982011 間,他四次參選選舉委員會,四次當選,主要政綱是爭取雙普選, 制定社會福利規劃。

一生,立叔行公義、好憐憫, 存心,無權勢者同行。

我和外子馮可立於1976年9月香港大學相遇,大家是社會工作學系碩士同學。於他做過港大學生會常務秘書及擁有社區工作經驗,所以深受同學愛戴,同學叫他做「阿立」,並且他可以聯繫級別社科同學,很多同學喜歡和他討論社會議題。當時我, 於社會工作認識,只能地坐在一角聽著他們説話,沒有想到他會是我來。

1977年夏天期考前,可立、梁天任和我,組成一個三人温習小組;相聚時間多了,彼此認識。我敬佩他有使命感、心懷大志、理想於行動中;並且人, 能言善辯,文采盎然。而我思想保守,性情內向坦率。如此兩個背景、性格和能力人,可以走一起,開始發展一段感情。我有信仰,主張愛和平;而他是個人文主義者,相信人定勝天,要戰天鬥地達社會公義。我們想過要分手。這是我第一次見他哭了!1983年 6月19日我們於結婚了! 

有一次可立到印度開會,拜會了德蘭修女。他欣賞德蘭修女提倡singleness of purpose,意即事奉/ 工作目標要單一。言簡意賅,成為他一生導航信念。

自1978年1988年間,可立香港社區組織協會(SoCO)工作。1988年他轉往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學系擔任教席。豈料,入職時始發現自己患上鼻咽癌,期間經歷劑量電療及化療,痛不欲生,每吞一次口水好像萬箭穿心。有一次,他站窗旁想自尋短見之際,他神發出呼求,神感召或「聖靈」臨到,他恢復求生意念繼續撐下去。電療期間,他腫瘤非但沒有縮細,反而幾何級數增大。當時主診岑信棠醫生,邀請伊利沙伯醫院顧問醫生會診,望能救回一命。決定要同期進行化療。之際,我想起有一教會可以手病人祈禱。雖然他沒有信主,我想起聖經記載耶穌著旁人信心祈求,所以願意醫好一個信主癱子。於是我本著這份信心,邀請牧師團隊每星期來我家一次,可立祈求醫治。可立堅定地説他是會得著醫治決定信主。第一次牧師來我家祈禱,可立自己交託主時侯,感覺到一股温暖力量進入體內,眼淚如雨傾下。這是我第二次見他哭了!一年後, 可康復,返回工作崗位。其後兩年,我們添了一個兒子,這份禮物,令我們喜出望外! 

可立如常地專注他工作和他關心社區發展。他是沒有假期, 星期六、日或其他晚上他會出訪社區、開會及推廣教育。他相信知行合一,教學相長。他喜歡思考和寫文章,閒來會看電影、聽音樂、唱歌和閲讀。如此十多年來,他singleness of purpose 作為他座右銘。工餘時間積極投入 SoCO 董事會,支持發展多項事工。

近年,電療後遺症令可體,百病纏身。到今年3月,他需做一個腦部手術,預計要住院治療六八個星期。適逢疫情,不準家人探望。他堅強意志,他會忍耐。面生死,他是看得開。但是,身體及住院所帶種種煎熬令他苦上加苦。他差不多有三個星期完全不能喝水,牀上不能動彈。受難節清晨,他傳我一個訊息:提醒我要反思耶穌基督受苦及死亡啟示。我知道這時他肉體和精神處於痛苦,掙扎中他反思耶穌受苦和受死啟示。

在手術前一晚,可立曾説感到;這是我第一次聽到他這麼説, 因為他用意志去克服痛苦耐力。然而今次,他是感到受。我沒有辦法,只能打電話邀他禱告,他答應了,並願意説「阿門」。這次手術前後,他有六次接受我們他祈禱。這次入院經歷,痛苦,且震撼。他捱過一關一關,包括手綁著不能離牀、頸痛不能移動身體、口渴得要命卻滴水沾、插著胃喉不能用口進食。接二連三肉體煎熬會令他喪志嗎? 

可立一貫性格,若他倒下了, 起來,奔前路。而今次, 他可以嗎?醫生説,他手術。雖然手術後初期,身體恢復,但他捱過了。他離世那星期,他全身指數都回復。醫生想調他到康復醫院。逝世前兩天,好友陳麗雲教授協助下,醫院心理學家去探望他。他釋懷了,面露笑容, 並且主動打電話我,傾談了五分鐘。我和家人十分高興,期盼他可以康復回家! 

4月10日凌晨三時,醫院發現可立夢中安詳離世。據悉,醫生找不著他離世原因,連教授他突然離去,因為醫院近年常有這種事發生。

我知道:可立善,是另一個神蹟!神拯救和醫治成就他身上。我雖然難過,捨不得他離去。但我感恩,他一生不但照亮了我,而且成為很多人祝福。我感激地哭了,因為他遺下一份捨己愛和眾多親友、戰友他懷念! 

了可立!感謝你愛和我忍耐,天家見! 

「老豆」,雖然你離開我們一個月,但往昔歷歷目。知道你天家會,得到你一生所追求公義、民主,我雖然捨,但安慰。

我1995年進入中大工作,但是他山頂,我山腳,一些不期然相遇外,各有各忙而沒有機會長談。2014年底,大家退休了,他告訴我:”Getting old, but still maintain a young spirit. Son Kwun Chi graduate in Sydney, will take up a master degree soon. Hope to chat with u later.” 

到,父親可説是我一個榜樣和啟蒙。他有著低調,樸素,性格,同時他會我們背後默默地支持和鼓勵。他一生人行事光明磊落,會計計算,只要是能力範圍內, 他會所能去「拍檔」幫手。我受他啟蒙範疇甚,落區探訪籠屋到該捧那支足球隊以至音樂品味,有著他烙印。父親帶我落區,瞭解社會另一面外,帶我參與活動,提點我社會有很多有需要人士需要我們關懷和幫助。

父親大學畢業後,學以致, 投身社區工作,服務大眾。艇户事件開始,直至「佔中」前後,參與前線工作。每他述説年事跡,津津樂道有二:其一是他當年代表社協去西柏林開會,當時可以拿旅客簽證經地道前往東柏林喝杯咖啡, 體驗鐵幕國家生活;其二是他Father Lam林伯棟神父到尼泊爾和印度開會時獲德蘭修女接見。他説,雖然很多時人微言輕,但每事只要去做,可以令世界變得。他常對我説,人本來是十分,但只要站巨人肩膀上去看世界,會看得, 看得清。

關心社會之外,閒時他會我分享他喜好,我討論他所愛金庸武俠説情節和一起觀看Ian Fleming007電影。講到眉飛色舞,願睡覺。到我後家中論政,暢談哲學,是我們兩父子回憶。

相信父親你希望我們, 因為你精神沒有離開我們, 而是活我們心中。人有枯朽年,日薄西山之時,父親請你安息,兒子現站你巨人肩膀上,後一首詩來送別你。願天家聚。

Crossing the Bar (Alfred Lord Tennyson, 1809-1892) 

多年前,一些朋友以為可立是我哥哥,可能是因為他老成持重「立叔」形象深入人心,而前額頭髮吧。

可立不平鳴性格是。有一次,他是初中學生吧, 我們父親開店舖附近一間店電台歌聲嘈吵,他跑去理論,要求店主減低音量。

幾年,大家工作和家庭重擔減輕,兄弟姊妹們會吃飯次數多了。他提到正在寫書;2017和2018年出版了兩本著作, 我們地慶祝。這一兩年他致力研究歐洲文化史,説寫了超過十萬字 ! 他三十年前鼻咽癌雖治療,但電療後遺症近年來加深,進出醫院多次; 他抱著積極態度和鬥志去繼續做他認為需要做工作。

可立重視歷史和分析研究。談到有些年人全盤否定前人社會貢獻,指責我們這一兩代人「冇」時,可立,説他們做調查研究,去瞭解和歷史,並引用牛頓「站巨人肩膀上」名言。

可立是一個主張和平公民抗爭者,重視公民社會力量,一生追求社會公義。他醫院後一段日子,疫情措施家人朋友不能探望,只能地去忍受病痛,但求生意志堅強,續續手機訊息中憧憬著出院一天。

可立後睡眠中安詳離去,是因為夢見他心中理想社會實現了吧 ? 

我是同輩中妹妹,時候,得到哥哥姐姐們關心和教導。

立哥我7歲,我很多正面教導。他是11歲,帶著我們一班小朋友去見識這個世界。他有很多生活上,一眾小朋友面前變魔術,逗我們高興;教我們捉圍棋、中國象棋、打乒乓球、羽毛球、踏單車。

有一次看電影途中,離家不到10分鐘,他問我:「嗎?」二話説,揹我到電影院去。

第一次到餐廳吃西餐,是他帶我們。他細心教導我們怎樣拿著刀叉吃東西,我們感到既新鮮好玩。

當年伯父,伯母一家回鄉探祖母。回港離村上艇時,伯父點算人數, 少了一個,下艇入村找人,一位七、八歲小孩正在教其他人打功夫,他立哥。

一切歷歷目如昨日,點點記憶心頭。

立哥我年10年。我童年正值他盛年,很多方面他我啟蒙和指導,我童年點點滴滴…… 

立哥、詠嫻和我三人行到上環卜公花園車,這是我「第一次」。我是左搖右擺,東歪西倒。但立哥指導下,我和詠嫻樂透半天。指導之餘,立哥示範如何踏車……「嘩,啊!」

天昌有夜宵習慣。等候之餘, 立哥教我下象棋,是我師傅,但我屢敗屢戰。一晚,不知立哥是否肚子餓或甚麼,輸了。我「第一次」嘗到甜頭,樂透了!當年情景現在歷歷目: 「車」、「馬」圍著他「帥」,那張綠白枱旁睡牀對奕! 

立哥帶我、詠嫻和麗珍一起去吃「大餐」。記得那餐室有兩層,是我「第一次」吃西餐…… 

「目欲窮變世,心行止遠末。 

人間頻更替,無動是真情。」 

阿立相識整整半個世紀,視為「戰友」,自1971年於香港大學社會科學一年級結識起,後人生歷程上,理念相近,畢業後雖崗位,但心靈互通,兄弟相待。

大學時期,他是班中我欣賞同學,是他中文文采及關心家國社稷情懷,我倆當時算是馬克斯主義左派傾向。,他於《學苑》編委會工作,而我乃社會科學學會出版秘書,志趣相投, 後來他擔任學生會常務秘書,故我們時刻辯論時代大學生角色。大三時,他鼓勵我出任學生會評議會主席,經歷多次學生會路線爭。

當年學運「火紅年代」,分國粹、社會兩大派,我和阿立雖屬社會派,但覺有社會派中人空談理論,書生造反、十年不成,故主張重實踐,不忽視感性和細緻的羣眾工作,列寧《怎麼辦》影響我們。畢業初期,搞過「國際社」,響應學運「放眼世界」目標和那時毛澤東提出「三個世界」觀。

1977年,我阿立一些年輕學生包括呂大樂、陳寶瓊和吳俊雄成立「大眾文化行動組」,當年社運中,突出文化批判。七十年代末,於社運多重行動而政策,而且阿立SoCO(社協)工作多年後,組織街坊、請願示威式行動,故我們年青世代組成「社會政策行動中心」(後來改名「公共政策行動中心」),發起者有李永達、于品海。

重提這些不多為人知早年往事, 是想指出當年充滿理想一代,如何總結形勢、嘗試新模式;實踐令人反思、去掉虛妄,一步一腳印,急於一時勇,講求有理有節,路這樣走出來。阿立獻身弱勢社羣,社協帶頭搞行動,並因艇户事件定罪,但他因此而走端,改革若要,交朋友、點滴地影響體制思維。所以,他是而持續實戰者。

八十年代中,我倆前後轉軌學術界,希望實踐心得去充實和改革學術理論,擺脱象牙塔內紙上談兵。2008-12年我出任香港教育學院(今香港教育大學)校長,爭取大學,期間阿立到訪多次,給予寶貴意見,並提出香港高教發展隱憂。一籌款晚宴上,他發動座上好友,競投司徒華(華叔) 字畫相贈,作為鼓勵。2012年中,我加入上屆特區政府出任運輸及房屋局局,阿立參與了我就任前房屋政策智囊團,後來我進行「房屋策略」檢討,邀請他加入督導委員會,留意基層需要。

過去五十載,我倆社運和政治途上交集,遇有或關鍵時刻,去商量,激勵,知我者莫若阿立。近年雖知阿立疾反覆,但離世,突然、接受。今阿立乘鶴西去,我失一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摯友。一生,他社會公義發聲,默默耕耘,對社區工作貢獻良多,蹤影留於人心中,應為。

我輩人生旅程上,一個年代過去了,往事只能回首。

立叔和我同年,大家是80年代初一起投入全港性社運,所以我們算是同輩,我習慣叫他阿立。

我1973-76年讀中大研究院時,認識他太太蒂,以及他三哥可強。蒂80年代初到我柴灣服務愛華村堂洗禮,其後我她和可立安排及主持婚禮,因此我們熟悉。

可強火紅年代多次到中大學生會演講有關中國內地情況和他看法,雖然我他講內容和立場認同,每次提出質疑, 但是可強兄黨國熱心和支持, 我有程度衝激和啟發,印象。

我第一次和阿立一起參與社運,是1980年11月底,當時香港基督教協進會宣教會議衍生「各界反對兩巴加價運動」,阿立、阿石、華叔和我四人,無論是會議和請願行動,一起。我第一次和他見面,問他和可強有沒有關係, 得知他是弟弟,而且社會有一種投入熱情,。而我們香港社會關注和承擔有多共識,以至其後幾年成為社運兄弟。我發現阿立是一個調、寡言、愛突出自己參與者,有時是一個提出角度看問題建議者;他行動時缺席,是一個可信賴同行者;他臉上掛著天笑容,使人覺得。

1988年,是我英國攻讀博士學位第三年,因為教會3月開會決定我年底回港工作分配,我特地回港10天,不料得聞阿立患上癌症,他上環家探望。當晚他雖然説話,但是興奮地和我分享他病中經歷, 痛苦到差不多要尋死時,對上帝呼救而經歷那種温暖和醫治過程,使他了上帝信心。相見時間雖短,他分享使我得到安慰,確信他生命會得到治療。

我1988年底回港,知道他康復得錯,其後知道他去了中於教學;而我自己灣仔磚教堂忙於教務、聖堂和因八九六四各類活動,和阿立接觸少了。

社協於一九七一年成立,今年踏入「五十而天知命」年。帶領社協多年社協前主席馮可立教授, 於本月初病離世,返回天家。

結果等到2020年9月14日,我們於可以崇基教職員餐廳聚舊、回顧,暢談三時。看著他天笑臉,我們一方面興奮地説事,另一方面反思,我們過去香港社會做了什麼?有成就什麼嗎?今日人面是什麼?我們過去分析、行動模式和舊日香港假設,還有意義嗎? 面今日「香港」、「中國」,我們是否要放棄舊有思想框架,「」觀點、立埸和策略去應? 

我們沒有什麼結論,只是大家。不料,12月第四波疫情使我們繼續見面。今年3月臉書和messenger分享,成為我們今世後接觸。

不過,阿立,你服務了你一代,幾十年如一日,忘初心,現在息了世間,上帝稱讚你是一個「、忠心僕人」! 

阿立,等待著我們相見,到時我們可以知道,看到上帝如何行動,我可以見到你天笑臉,開懷地暢談! 

我們兄弟立叔,4月10日凌晨威爾斯親王醫院於睡夢之中安祥去世。立叔我們一班人但是兄弟,我他伴郎。我們一起「艇户幫」裏成,「艇户幫」是一個標誌,凸顯我們於社會正義支持。

當年一切歷歷目, 恍如昨日。1979年1月7日,立叔我到達港督府,與其他團體一起等候兩架旅遊巴前往請願。我們得悉旅遊巴港島隧道口警察截停時, 當時場周偉民神父,他是米蘭宗座外方傳教會(PIME),他有架「綿羊仔」,大家商量誰去支援, 立叔説他去,他要瞭解發生甚麼事。好笑是,當時立叔一上車, 梁寶霖下車影相,接著警察命令巴士開去中央警署。這種情況下,立叔拉了。我知道如果當時我他上車,我會是其中一個拉對象。

艇户事件引起反響,是社工界,揭示了很多社會服務問題。我當時「窩口合一社區發展」工作,代表社工界支持艇户事件。我同事陳順馨參與其中, 因為她「觀塘居民諮詢服務」當義工,那裏有班人包括餘德新醫生、陳肇誠、梁享南支持艇户。有SoCO工作人員黎廷瑤, 現時已成為《星島日報》總,他是其中一個判罪社工。

「艇户幫」,我們有個稱號「棺材幫」。1979年3月24日,我們第一次將棺材送去房屋署,抗議政府漠視艇童遇溺問題,我們並宣佈會警務處長申請許可。同年4月27日,高等法院駁回艇户支持者上訴,我們高院門前放了「民主死」花圈。

我們一方面協助艇户爭取上岸,另一方面持續衝擊公安法。可以看到,艇户事件成為「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社總)催化劑。我任社總外務秘書,立叔在外組作了很多貢獻。

那一年(1979)發生很多事。艇户事件,有馬仔坑(馬仔坑村、仁義村、仁愛村及獅子山下村)大火,好像1953年石硤尾大火那樣,當年SoCO董事楊森主要仁義村幫手,看到整個災民抗爭運動發展。是同一年,政府清拆粉嶺安樂村,警方催淚彈趕走居民,涉及公安法例問題。這一年間,很多很多人因公安法而受壓迫。

社總宗旨是「同工、爭取權益、改善服務、支持正義」。我立叔相識近半世紀,經歷許多風雨,社會正義是我們處事指標尺度,或忘。謹以此紀念立叔。

一九七一年,我入港大修讀社會科學系認識了可立兄。我們選修了社會學,因學生人數多,而可立兄喜踢足球,故相識起來。其實,彼此較原因,是大家參與當時學運。當年所謂火紅年代,大家讀了魯迅詩,即「萬家墨面蒿萊,敢有歌呤動地哀。心事浩茫連廣宇,於無聲處聽驚雷」;或顧憲成「風聲、雨聲、讀書聲,聲聲入耳;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一片認中關社聲中,我們傾多關注本港殖民地事務,而中國事務是多批判性。

畢業後,他和麥海華兄一起回港大社會工作及行政學系修讀社工碩士課程,其後投身社會服務和社工教育,及參與社運。社會公義及弱勢社羣,一生,努力。

記得今年二月,知悉可立兄醫院回家,手機他問。他回訊説家人,兒子冠工作順利,提到我們這一代面很多政治矛盾及參與、希望及失望,但願現今大家可以心境安詳、笑看風雲。他細語既點出現時社會景況,表達了祝願。

可立兄是我老友和戰友,人,是一位謙謙君子。彼此相交數十載,是我榮幸。本港社區組織工作、社會運動及公民社會發展上,可立兄可謂貢獻良多,令人敬仰和懷念。

立叔出身於學運、社運及社會行動蓬勃70年代。他讀大學時期稱「社會派」學運積極參與份子,畢業後選擇事社區工作。同時,他開始參與一些社會運動,如失業行動組及社區本爭取權益社會行動,我因而認識了他。當時他我印象是斯文、不多言、、不過,是一種分析型社區工作者。

與學運份子路途一樣,他其後港大修讀社工碩士,接受我教授社區工作課程。作為一個學生,他好學,充滿尋求社會公義理想,喜歡老師及同學分享他事件看法,但他不是一個喜歡爭辯人。

他畢業後,接受我邀請受聘於 SoCO。要知道,SoCO當時財政,員工工資低,政府列壓力團體黑名單中排第一機構。他當時選擇反映他社區組織工作熱情和理想。他應該是SoCO第一個聘請專業社工,是有學歷(碩士)員工。他參與領導艇户事件,社運推到峯。艇户事件結合了社會改革力量,改變了殖民地政府壓力團體政策。其後,政府資助NLCDP社區衝突;推行諮詢政治,行政吸納社運份子;推出地方行政計劃民主化社會。

其後,他了SoCO主任(1978年1988年)。轉職中後,邀請董事,推選主席。SoCO他領導下十多年, 發展踏入了黃金時期。我們可以説,SoCO今天成就立叔社會公義貢獻是不可分割。

我立叔40多年關係有著身份和角色,但他友情及忘。後,願他安息,天父懷抱中。 

上世紀七十年代,馮可立畢業於香港大學社會科學院,他是我們師兄。進入社會事社區工作,碰到很多課題,他是我們請教對象。印象是他政策倡議理念:做任何社會政策改革, 考慮政治因素和民眾意願;遊走於決策人士和羣眾間。於初出道我們是當頭棒喝;因為學院裏,甚提及政治因素,不用説要周旋於決策人士之間。

是,馮可立見解不是停留於理念上,而是身體力行。七十年代末,他協助和陪同油麻地艇户上岸遊行抗議、遭到逮捕事件,成為社會工作專業行為典範,並啟發日後社會工作專業介入眾多社會運動先河。即使廿一世紀香港,馮可立理念和行動才華,彌足。

五十年來於正義堅持,馮可立有感性一面。朋友閒聚聊天時,他豪情雋語,講人情世故,説盡省瀟灑,細味同行暢論滋味。人生得一知已,立叔有數不盡知心友。 

可立於1971年進入香港大學社會科學院修讀社會學,而我是72年進入文學院修讀哲學同政治。當時正值學運火紅年代,可立任港大學生會常務秘書,是社會派一份子,接受馬克思主義思潮洗禮,關注基層生活困難,認識中國問題上,持批判態度。

可立畢業後投身明愛牛頭角事社區工作。我參加失業行動組, 可立和楊森關注通貨膨脹和工人失業問題。我和可立國家民族有著關懷,擔心大陸官僚體製造成貪污舞弊和官僚主義,產生新階級問題。可立國粹派鬥爭中,堅持走社會改革道路,而我學生組織中團結社會派、民主自由派和派,擊敗國粹派而奪得75年港大學生會會長一職。

我畢業後,進修社會工作碩士課程,可立和蒂綿成為同班同學。我們Prof. Peter Hodge(何志教授) 批判式社會政策介紹及梁祖彬老師社區工作理論和手法十分感興趣,Saul Alinsky社區組織及行動手法深受教益。社區工作實務上,我們強調發掘社區問題, 以受影響居民主體進行組織,採取公開行動策略爭取社會支持和權者回應。這種工作手法艇户事件,成立公屋政策評議會事上,發揮作用。

78年畢業後,可立加入香港社區組織協會(SoCO,1978年1988年) 工作,而我加入了社協董事會。1979年初艇户事件,連艇户76人全數被控非法集會,結果馮可立、黎廷瑤、甘浩望神父、陳順馨、餘德新11人判罪成, 罰款和守行18個月,成為社工執行職務時被控入罪先例,當時行內造成震驚。

但刑求壓不住抗爭激情。我們一班CD友「艇户幫」自稱,採取各種行動繼續關注事件,3.24抬棺材何文田房屋署,抗議避風塘淹死幼童事件。其後,尖沙咀文化中心舉辦展覽會,揭露油麻地避風塘環境和兒童死亡,引起傳媒關注。結果,布政司姬達爵士見我們「艇户幫」代表,表達政府不能優先安置艇户上樓,因為會造成打尖,輪候公屋居民公平。但我們爭辯説,他們不是想上樓,而是接受安置於臨時房屋區。結果,油麻地避風塘於其後加速填海,外面避風塘,而艇户獲得安置上樓。社會事件獲政府高層重視及願意直接抗爭組織者話,反映政府受到社會壓力而要作出讓步,讓問題能獲得解決。

艇户被捕事件我們這班初出茅蘆社工而言,是打擊, 但我們並沒有放棄組織居民爭取權益。反而,保障社工執行職務時獲得機構和專業組織支持, 我們發起並於1980年成立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同工、爭取權益、改善服務、支持正義」創會宗旨。

另一方面,馮可立法律界青年才俊如陳弘毅、陳文敏、陳兆愷人商討爭取修訂公安條例。經多年努力,法例放寬到30人集會不用申請,而政府各區地方設立公眾集會場地,只要獲康文署部門批准可進行集會。20人以上遊行,因會影響其他人士使用道路而需向警方申請。這些安排殖民地後期放寬, 回歸後要獲警方通知書, 方為合法。但時移勢易,當前, 政府公眾集結已有看法。日後能否以上街抗議行動來爭取權益,大家只能拭目以待。

我可立45年認識、接觸和合作,充分瞭解到他是個有理想、有激情、有人文關懷人。他國家民族、社會基層關切,有來自心底投入和承擔。他並不以意見領袖自居,反而願意聆聽,表達己見仁讓,而且有所執著堅持,放棄。社會抗爭上,理力爭,但行動上是和平、有節制;行動有組織、居民利益依歸。他和平理性非暴力策略成為社工楷模。但目前這個國家利益、國家安全為首要關注局勢下,可能這種手法要思考了。所以, 可立離世,可能象徵一個和平抗爭時代終結吧! 

此,我引用提摩後書4章7-8節話告慰可立:「那仗我打過了,跑路我跑盡了, 所信道我守住了。從此後,有公義冠冕我存留,按著公義審判主到了那日要賜我;不但賜我,賜凡愛慕他顯現人。」

可立,希望你主懷內安息!祝願我們這羣社會公義而努力同行,能像你,堅持,和理性感召社會作出改變吧! 

當初認識立叔時候,我是一名中六學生。當年因為所屬歷史學會有機會主辦聯校活動,大家不知天高地厚選了共產主義中國蘇聯題目,但沒有遇到任何阻力,並順利邀請到兩間女校同學合作舉辦一個大型展覽。接下來問題是大家這個題目所知甚,不知如何入手。那時候, 通過班上一位同學穿針引線,繫上立叔和張炳良,再而通過他們組織了串學習講座,馬克思主義講到1949年後中國。

那個學習班請來當年一些前學運領袖擔任講者,但部份是講座結束後一羣人(鵝頸橋一間西餐廳)繼續討論。立叔差不多每次出席,而且從嗇個人時間,願意我們進行討論。他風格是任由我們提問題、講出自己看法,而他那個基礎之上, 提出另一些我們需要思考和回應提問。反反覆覆思辯過程中, 立叔會拋出一組接另一組提問方式,要求我們問題想。

很多年後有次跟立叔聊天,東拉西扯講起往事。我告訴他:自己第一次走進港大學生會Council Chamber,是他帶去;1977年成為SoCO義工,組織安置區居民爭取託兒服務,是他介紹…… 很多、很多,他是不言倦啟蒙導師。

認識立叔是緣於他油麻地艇户爭取權益警方《公安條例》檢控,及後立叔鍥而不捨各方爭取修訂《公安條例》,打開了民間爭取成果。立叔身體力行精神實為後輩典範。

延伸閱讀…

下篇解夢辭典7

師尊老大人曰:推動道務,就像操作一台推土機

「艇户事件」促成後來社工總工會成立;社總成立初,立叔麥海華和楊森爭取NGOSWD進行「福利職級檢討」, 並發動社工第一次罷工,結果是同工們得到公平對待,自始社會福利服務邁向專業化。

後日子有很多社福事件、民生議題和爭取民主普選活動見到立叔身影,很多時候他是參與,而他出現會令人感到鼓舞; 立叔社會爭議時主動關心民生政策釐定,他會聆聽後指導, 並關注弱勢社羣服務、問題、房屋問題、退休保障、醫療制度及普選進程。

立叔80年代住上環,是我街坊,故有機會碰面;記得陪他去瑪麗覆診時,他告訴我去讀MSW觸動是社會公平,他認為接觸基層看到社會一面,是因為這樣,決意走進社會工作領域。

矣,立叔。你社會基層,公義,為社工教育貢獻一生,離世前關心香港醫療如何基層服務, 送上敬輓: 

我1975年認識馮可立(立叔), 當時我們牛頭角工作,我家庭服務部,立叔小組及社區工作部。當時部門之間合作機會多,但因為午餐「搭食」,有時收工一起打羽毛球,我們熟絡起來。立叔弱勢者支持,充分表現於社區工作中,羽毛球場上顯露無遺:當時我們家庭服務部雙打拍檔,和社區工作部同工進行「牙骹戰」,立叔落場多,但每次站我們一方, 為「輸」一方打氣。雖然後我們是輸家,但立叔每次弱勢者充權和「教路」,我們「半公半私」友誼不知建立起來。 

我和立叔「牛明」工作日子不長,但其他平台繼續合作,私下保持聯繫,冠之出生後,兩個男人有時碰面會「講仔經」,話題公。每談到兒子,立叔帶著滿足笑容,會自豪一番,然後笑話自我解嘲。這些日常生活小片段, 反映立叔生活立體性:既委身於社會改革卻不失感情關懷,十分得。 

立叔進入中大教學後,我們論壇、研討會和各種委員會場台出現和合作機會多,我們信念和興趣相近,有社會理想。雖然我們社會政策和政治分析有時意見,公開場合有辯論,立叔會針鋒,堅持原則,理力爭,條理分明,退讓,但過程中他理性,願意聆聽批判聲音。而且, 我佩服他社會改革既見森林,見樹木;原則、策略實務俱備仔細態度。確,立叔是當今社福界經典人物,貢獻有目共睹。 

老友,你付出一生,願你主懷安息,天家會。

1976年我進入香港大學。九月時候中國領導人毛澤東逝世。當時自己年,膽一個人走入陸佑堂,出席毛澤東逝世紀念活動,見到台上很多現時政界響噹噹學長。這當時政治氛圍,中國政治改革開放,很多學生活動由國粹派把持,對北京政府採取了盲目信任態度。當時社會發展經濟階段,有大批基層貧窮人士住大片山邊木屋或擠逼樓房。

我七九年擔任學生會外務副會長, 多了機會去接觸社會上壓迫人士。當年香港社區組織協會是社運界組織。殖民地政府解密文件説社協SoCO是殖民地頭號反政府組織。當時馮可立社協主任(1978年1988年) ,是港英政府「頭號搞事分子」。社協是一種衝突性手法,透過抗議示威手段,迫政府改變政策。過程之中要令到街坊動參與者變為主動參與, 後成為領袖。當時我這個學生來説,這是一種嶄新抗爭及組織概念,不是傳統救濟性福利方法。而是人本,相信每一個人有機會成為領袖。我同立叔合作是78/79年艇户事件,我工作組織同學支援艇户各種示威行動。我記得發生被捕事件那天,我負責組織同學港督府會合艇户。但是港島等了很,不到艇户出現。我唯有坐了一個朋友電單車隧道去何文田SoCO總部,到了總部知道旅遊巴士離開。我唯有騎電單車回到港島,隧道出口附近見到旅遊巴警察攔截,車上所有人被告非法集會。雖然後艇户獲釋,但11人包括社工及同學判刑。這是香港歷史上一個居民抗爭事件。立叔這個行動指揮。

大學畢業後有香港前途談判。很多討論前途問題聚會,會見到立叔。他會直率、有理地講出他意見,他發表意見時候,堅持他作為港大師兄及社會派一份子一種立論,對任何擁有權力人應該透過自己獨立思考,批判性地去考慮他們提出任何意見。立叔這樣一個人。我估計如果立叔一些附和權貴人,我肯定他社福界會榮華。但他一生忠於自己,忠於自己理念。

一九七九年一月七日早上, 我和幾個義工陪同一批油麻地艇户,登上旅遊車到港督府請願,我上司本可以辦公室指揮,卻身先士卒,前來我們一起出發,令我感動。那位上司,可立兄!他其後我們一起被捕,遭起訴和判刑。

我其後轉投傳媒行業,他繼續堅守社會工作者崗位,當年甘冒被捕之險登上旅遊車那份扶助弱勢激情,沒有改變,而且其後教學生涯中,感染新一代社工。

現實世界如大浪淘沙,但可立兄悲天憫人,並沒有磨蝕,一生懷著四十二年前一月七日登上旅遊車時初心! 

了,可立兄,您年的捨身豪情,我是會忘記! 

我認識立叔,始於80年代初參與籌組成立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於香港社會服務聯會工作期間保持聯繫和合作,成為行內好友。10年前我知悉一位親戚是立叔中學同學,關係覺拉近了! 

過去40年,立叔我印象如一:有使命感、有承擔、有、有堅持;保持初心,待人謙遜有禮;説話堅有火,貼近民情民意,挺身公義基層發聲,做研究,做倡議,推動政策改革。他是一位我敬重社工、朋友。

立叔於97年説過香港「很多事情並不可愛,但努力後變得可愛……香港是我家」。立叔,我會記你這説話,努力我們這個家! 

40多年前,我修讀社工碩士課程,參與社工活動時,立叔相識,第一次應該是當年CD Camp。其後接觸主要是和社總活動、社會運動及政治有關。我作為港大社工系系主任及後協助教學安排期間,立叔有回到港大教兩科社會政策有關選修科,直至2008/09學年。後一次和立叔合作,便是2014年政改討論期間,我和立叔是18學者方案成員。

一天晚上夢中,像是理大一個課室中,遇見立叔,我和他説笑:「年紀,你看來愈似你哥哥。」他笑笑口,清清喉嚨,行開了。第二天,收到立叔離世訊息。一代社工,離去,茫然若失。

忘記我什麼時候認識馮可立, 應該是一九七八年他擔任香港社區組織協會主任(1978年1988年) 時候吧。一九七九年艇户事件,我有採訪。那時候,他成為《公安條例》下第一代因公義抗爭而拘控和判罪社工。1984年, 他赴英要求加速香港民主化,我倫敦採訪了他。日後接觸不只採訪關係,而是層次社會和民主探索了。

整個過程中,他堅持兩點。其一,他目標是老百姓解決問題,而沒有什麼雜質。以前市民訴求集中民生問題,他赴。基本温飽解決後,市民有其他訴求,這是社會發展, 他民發聲。

其二,他堅持和平行動,理性爭取;時候,是這樣堅持。他多次我説,社會改革要像地盤打樁,建立根基, 才能建成高樓大廈。

所以,即使他面困難,堅持理性行事,推動社會改革。他後來出席我電台節目,立言行事,是這樣態度。他言行孕育出和實幹第二代、第三代社工和社會骨幹。

杯汝來前!敬此芳魂,念此形骸。記師亦友,洞火;愠不戾,貫耳鳴雷。社政興革,民權事業,功澤不容青史埋。英靈去,世道沉變,能哉! 

君如鳳翮龍媒,拓始啟後無疑猜。看塞前代,民智開導;淪垮此日,政暴成災。夙智長存,風懷常慕,願承志酹此杯。典型, 縱騎鶴仙駕,垂範來。

還是高中學生時候,自己升學及畢業出路思考,開始社會工作這一個當年確認專業行業感到興趣。那個時候, 發生了油麻地艇户事件,知道有社會工作者拘捕檢控。那可能是我馮可立先生(立叔)神交開端。事發第二年,我進入了中文大學修讀社會工作,立叔本人及當年他主理社區組織協會開始有認識。後幾年,場合立叔碰頭,但説不上有什麼交往,但他各方面工作開始有認識,十分認同。我來説,雖然間接,是此後個人工作事業發展其中一個啟蒙。

後來,立叔加入了中文大學,我另一所學院執教,立叔開始有各方面交流與合作。社會保障學會很多事工上,我們是同道, 是戰友。立叔是我前輩,是我工作夥伴。這些年來,立叔於我是師亦友。立叔雖然事福利及人權相關工作,但他品格,待人有禮,不以長輩自居,這一點應該不用我多説了。

多年來他共事獲益良多,點點滴滴心中。有一兩件小事,應該可以立叔人生作小注腳。

2011年,我們去到出席亞洲社會保障圓桌會議。有一晚,一班人外出吃晚飯。不知誰播起了Joni Mitchell 名作 The Circle Game, 歌詞講周而復始循環人生。立叔喜歡這首歌,還情不自禁地吃飯唱起來。這件十年前事,歷歷目,想到立叔走完他人生,無感慨。立叔個人生命停下來了,這是一個。個人層面上,人生有時,但作為一個整體,每一個人生依循規律循環過程中,其實追求,要推動整體社會發展,可以傳揚人生與人性中美善。相信很多認識立叔朋友會我,會記住立叔這個典範,香港社會會記得立叔我們個人啟發及這個社會所作貢獻。他事社會工作,那個年代開拓了很多方向。他我們及香港這個社會開創及承先啟後過程中一個橋樑。這個 circle game 會完結, 透過立叔其人生牽動那個循環, 我們啟示,讓我們繼續環環相扣,令我們有信心為克服今天困難作出嘗試努力。

這一兩年,立叔身體情況不太好,但Facebook留言作出提示和分享他見解,啟迪了我一些未成熟想法,澄清了觀點。去年中有一次,我們談到詩詞,我們有個共通點,十分喜歡辛棄疾詞。辛棄疾是南宋時愛國詞人,留下了600幾首詞, 立叔全部讀過。他告訴我, 喜歡辛棄疾《沁園春.止酒》(杯汝來前)。那是一闕十分有特色,既無諷刺緻詞作。那次我們談得興高采烈。喜歡辛棄疾愛國豪放詞風,見立叔人文社會關懷,身體情況雖然變壞,但沒有淡化他這種情懷。於是我一套《辛棄疾集編年箋注》拿去沙田立叔家附近他分享,説些待他看完, 可以找個機會讀詞説詩。今天立叔騎鶴仙去,他社會福利上開導方向,他我們展示風範,會留在我們心靈記憶中,後社會福利事業及社會工作發展作出啟示。作為後輩,願嘗試以他喜歡這首詞原韻, 向立叔表達我崇敬與哀思。

不論社聯工作、公民社會,以至政治參與上,立叔多次合作,讓我看到一位謙謙學者幾十年來堅守信念,身體力行實踐社工精神,基層及弱勢社羣爭取公義。幾輩社福同工來説,立叔是社工價值象徵。

立叔令我敬重是他不以學者或前輩自居,沒有因為喻為「公民抗命先鋒」而自吹自擂,沒有躲象牙塔內;相反,立叔十分「貼地」積極推動政策改革及服務基層市民,提出政策建議時有理有節,人和氣,後輩循循善誘。

立叔第一次合作,是社聯1996年首次開展貧窮研究,他出任督導委員會主席。立叔其後參與社聯早年有關醫療融資研究團隊,他堅持應該推行公營機構提供「全民醫保」,而不是市場提供個人醫療保險,保障有殘障或病患弱勢社羣,這成為社聯後爭取目標。

2004年,三百名學者及專業人士發起「維護香港核心價值宣言」,立叔和我參與其中,因為我們擔心,如果失去了香港核心價值, 這座城市變成失去靈魂軀殼! 記得當年發起人一起參加七一遊行,立叔手持「自由民主」標語兒子出席。 

立叔我一起組隊參加了四次選舉委員會社會福利界選舉。2011年, 立叔團隊拍攝短片,直接道出我們心聲:「香港核心價值受到歪曲,政府政策傾斜令問題惡化……我們主要要求是取消功能組別,保障人權,訂定社會發展及福利政策。」 

回顧這些片段,想起立叔,令人感唏噓。然而,立叔雖然走了,但他精神透過他門生和夥伴繼續承傳下去,正如他説,老兵心不死! 

社協於一九七一年成立,今年踏入「五十而天知命」年。帶領社協多年社協前主席馮可立教授, 於本月初病離世,返回天家。

延伸閱讀…

努力戒色,拯救自己+因果故事分享

南懷瑾臨終開示:我一輩子只做了三件事!自欺,欺人

馮教授為人,深受居民、同工和學生愛戴,處事、從容,年時尊稱「立叔」。上世紀七十年代學運「火紅年代」,立叔正在大學求學期間,培育了關心社會、爭取公義、民請命性格。立叔成長自香港處於年代,他一生,看個人物質要求,只求別人同甘共苦。雖然是大學畢業天子門生,但抱著社工信念,放棄高薪職,投身社會運動。從「反貪污、捉葛柏」,到協助居無定艇户上岸,乃至倡導地方選舉,看到立叔身影。

立叔是本港社區發展及社會行動先行者。立叔一九七八年起加入社協擔任主任一職,其後十年積極組織全港木屋區、徙置區、臨時房屋區、艇户草根居民;即使受盡港英殖民地政府監控和政治壓力,仍恪守信念、崗位,爭取改革房屋、勞工、醫療、社會福利政策。一九七九年一月,立叔組織油麻地艇户居民前往港督府請願爭取上岸一役,當局控以非法集會並因而入罪。立叔冒著犯法風險,公民抗命挑戰不合理法例,揭示法例不合理,促成當年民間發起修訂《公安條例》運動,日後本港社區組織和公民社會發展影響。另外,立叔支持成立病人權益協會,倡導改革醫療服務和體制,維護病人權益。

要建立公民社會,讓公民明白自身權益。立叔深明民權教育是充權先決條件,於上世紀八十年代,成立民權教育中心, 社區中推廣民權教育,爭取國際人權公約、倡議開放政府和推動資料訊息權;當年更鼓勵基層市民檢視行政制度,監督政府施政。八十年代初期,中英香港前途進行談判期間,立叔聯同其他民間代表遠赴英國,英國政府和國會議員闡述香港市民回歸後關注和期望。促進政制民主化,立叔倡議基層參與選舉議政,發掘居民領袖,推動基層居民參與一九八二年首屆區議會直選。

一九八八年社協主任崗位退下後,立叔事大學教育工作,培育社工後輩。香港接受社工教育學生,相信會直接或間接地受到他教導或啟蒙。薪火相傳、教育莘莘學子之外,過去三十多年,立叔大部份時間擔任社協主席,角度審時度勢,協助社協制訂方針和政策,適時回應社會發展,引領社協走向發展方向。

立叔是社區組織者楷模,心中有團社區組織者火,啟蒙社區工作者建立社會分析視角。他提到:社區工作者要「一粒沙看天下」,社區組織者單要體會當下弱勢社羣困苦,要系統性地分析問題背後折射出社會結構因素,改革社會制度,助居民自立自強,走出困境。

人生多變,惟立叔社會公義,有無比執著。他關懷體制下貧者、基層住屋困境, 透過組織居民自強,倡導合理公平社會政策。這份對人關懷、對公平執著,推動他畢生致力追求社會公義原動力,是社區組織者初心。社協工作不時受到外間各方壓力和批評,惟立叔不畏強權,並沒有因為社會壓力而有半點動搖,支持前線工作同工,齊心服基層。他擇善、他這份可愛,成就了今天社協,讓無數基層市民受惠。

立叔曾説:「作為關心社會公民,面不、不公義,要發聲,屬應有義。」刻下香港,情勢、挑戰處處,立叔話實值得我們銘記心並付諸行動。

二零一一年立叔聯同支持普選社福界人士組成「民福六十」,爭取全取社福界選舉委員會六十席, 他謔「老馬心死」;感恩這老馬不死心,一生基層, 陪同弱勢走過關。

念念不忘,有回響,有燈有人;今日立叔雖離開了我們,重回天父懷抱,但他社工後輩影響、弱勢社羣關愛精神,燃亮了我們未來盼望,我們心中。「弱勢並肩,公義行動」,既是社協多年來持守信念,融合了立叔扶助弱勢、抱打不平作風。社協上下一心, 秉持立叔精神,服務弱勢社羣,推動社會改革,建立仁愛、公義和社會。

願立叔安息,願立叔家人能克服這一段困難日子。

Uncle Lup, 

As I bid farewell to you, I find comfort in the word of the Bible: 

Jesus said, ‘I am the resurrection and the life. The one who believes in me will live, even though they die.’ (John 11:25) 

And as I think of your life, I remember what the prophet Isaiah spoke more than 2,700 years ago: 

Learn to do good; seek justice, correct oppression; bring justice to the fatherless, plead the widow’s cause. (Is 1:17) 

當我向你道別時候,我《聖經》話語中找到慰藉: 

耶穌説: 「復活我,生命我。信我人雖然死了,復活。」 (約翰福音11:25) 

我回想你一生,我記起先知賽亞2,700年前話: 

學習行善,尋求公平,解救受欺壓;孤兒伸冤,寡婦辨屈。 (賽亞書 1:17) 

你離開我們了,然而,你畢生捍衞社會公義,貢獻良多。你貧者並肩、難民同行、社會上勢一羣患。過去數十載,你參與社協工作,多年來出任社協主席。十年前我加入社協董事會,你那周全思維、體貼性格、對改革不公義熱情、以及謙遜有禮服務基層態度,深深打動了我。今天作為社協董事會主席,我深深感激你所作一切,以及社協貢獻,讓社協成為維護社會公義、捍衞本港社會中邊緣社羣力量。

今後我繼續社協服務,你身影和作風會常存我腦海,並作為我楷模。

There was a saying in the early 1970s: “Who wants to go into politics, joins community social work”. It is undeniable that community work played an important role in the early stages of the democratic awakening of Hong Kong. On the one hand it produced a number of grass-root residents such as Fok Pui Yee, Lam Chak Piu and Wong Kwai Wan who were elected to the Urban Council or District Council. On the other hand a number of community workers won seats in District Councils, the Urban and Regional Councils and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Among them were the late Ng Ming Yam, Pao Ping Wing, Wong Man Tai, Frederick Fung Kin Kee , Yeung Sum and Fred Li Wah Ming. 

Although he never stood for election himself, Fung Ho Lup played an important role in this development. As director and later chairman of SoCO, he and his colleagues played a crucial role in forming residents committees in housing estates and temporary housing and squatter areas. Their representatives had a head start in the elections of those early days. 

During his whole life as organizer, chairman of SoCO and university teacher, Fung Ho Lup always kept an eye on the larger picture on Hong Kong’s political development beyond current issues on housing or other grass-root concerns. He continued to analyze and to make pertinent comments in this field. I mourn the loss of a longstanding ally. 

立叔領導社協面一個公義不彰、民權、民生凋零社會。回想港英年代,殖民地政府社協打壓抹黑無所不用其,對同事秘密監察、跟蹤、恐嚇利誘,驅逐社協第一任顧問出境,秘密成立「監察壓力團體常務委員會」,將社協列頭號危險組織。

社協多年來協助邊緣社羣,包括:徙置區居民、木屋區居民、舊區户、籠屋居民、無牌小販、避風塘艇户、水上新娘、無證媽媽、爭取居留權分離家庭……他們政府所迫,社會大眾忽視和誤解,同事工作要面無理謾罵,工作壓力言喻! 

面四方八面壓力,立叔勉勵同事:「不要懼怕,不能退讓!」立叔堅持受壓迫者一起, 偏激地抗爭,讓權者明白,爭取有節有理,這社區組織者使命,社會公義才能伸張! 

立叔無畏無懼,強權施壓下,無權者並肩吶喊,權者正視問題,改善施政,並視社協為揭示社會問題紅燈。

立叔多年來關注貧窮,積極批評社會下,深信「是源於社會,公義不彰」;立叔教導同事,認真檢視福利制度,改善者生活,而非施捨式救濟,倡導人人應享有經濟發展成果基本權利。

立叔一生,名利,畢生致力推動社會制度改革,以求建立一個人性獲得社會。立叔教誨,社協同事銘記於心! 

立叔,安息。

每次立叔介紹SoCO工作,會自豪講這句話。他欣賞同事肯不計情投入工作,支持同事決定,所以即使SoCO overwork underpaid,同事們組織居民、政策倡議工作上,得到及滿足感是超額! 

其實立叔是overwork underpaid 模範,那個年代碩士是學歷,他愛社會工作,要加入SoCO,長年累月十年overwork underpaid,結果捱出大病,死,pay不要,做SoCO董事多年,可見立叔是何等決志、何等熱心社會、何等愛SoCO工作!他熱忱及鍥而不捨精神實在令人起敬! 

我心目中,立叔是信任及二百分支持SoCO工作董事會主席,一位可親及前輩,有謙謙君子學者風範,並懷有社工正義凜然理想!是我後輩模範!實在令人懷念! 

認識立叔是一位基層街坊助選活動中,這算是香港歷史首次有工廠工人選為市政局議員。立叔他助選團總指揮。學生年代聽過這位前輩名字,這次近距離攀談,實在忘。競選當天,立叔走遍每個票站,我他秀茂坪票站相遇,聆聽他選情分析,當中獲得實戰經驗,我這個初出茅廬小夥子,上了寶貴一課。

及後知道立叔曾工作,秀茂坪區當社區工作者,九龍灣臨時房屋區服務,我像是跟著他軌跡前行,推動基層街坊參與社區,爭取合理權益工作目標。

後日子跟立叔遇上他講座或課堂上,聽到他道來基層街坊生活困境,及滔滔剖析時弊,總能挑起服務基層街坊熱度和決心。

另一段跟立叔深入學習日子回歸後,有見機構內年社工對香港社會發展和政策欠缺全面瞭解,邀請立叔他們提供連串培訓。立叔教導及感染下,同工有顯著成長。我們深入瞭解香港和城市社會保障制度。記得立叔擔任顧問, 到廣州當地政府官員及中山大學學者交流,他分析下, 讓我們肯定爭取全民退休保障意義所在。

這位泰山北斗,謙謙社工學者離世,令我們黯然神傷。但他留下榜樣和著作,帶著我們繼續前行。深信立叔安睡在上主懷裏,我們能天家見! 

好像一開始,我「立叔」去尊稱馮可立先生,那怕當年他應該只是三十多歲。

我們結緣於匯點,於年初入大學我,立叔和其他「大人」一樣,是傳説一部份:社會派大戰國粹派、艇户事件……但立叔和其他人有點,他不是整天滔滔不絕理論大師和時事評論員,討論時話不算多。這個印象,直到我聽到他講及SoCO時,徹底改變了。談到社區發展,他總眉飛色舞口若懸河,講及基層苦況,他政府咬牙切齒左右開弓。他身上,我知道保護公民權益、伸張社會公義,所需要多於一張選票和政治理論。那種激情和投入,讓我明白到追求民主和種種美好世界想像,説還是關乎人關懷和。近年流行講深耕細作社區,我三十多年前從立叔身上看到。

我沒有福份作為立叔學生,但他一生其實啟迪我這一代人。

立叔我體會是他認真工作中總帶點天,感染大家有去嘗試組織青少年, 這,需要能量去解決困難及持續工作。那時立叔有句口頭禪是「我們有五個單位,若基政每間有2個人出席有十個人可以組織了」,他提醒我們這二乘五算式,因為每單位有機會找到2個人參與,組織到十個人會大家鼓勵和信心。開會時他總能給予大家看到工作下一步前景和希望,透過他態度和堅實信念,温文帶天, 對青少年組織工作開拓是催化,保育著每位青年朋友初心。那幾年能合作,仿如有一位「師傅/師兄」做學長指導,是我事業發展上難得,既開拓了眼界、理想,學會了堅持、忍耐,去滋養自己繼續努力, 不要放棄。

八九年後我離開了青少年服務轉投長者服務工作,立叔轉到學院任教,作育英才。我到他課堂作嘉賓分享組織長者苦樂,大家繼續人生路上努力。

二零零八年,我參與會功能組別選舉社總助選工作,請教立叔各項助選策略,那時他分享他心願是想寫一本香港福利六十年發展書。我覺得那是可能任務,然而三百頁鉅著《貧而無怨難——香港民生福利發展史》他努力下在二零一八年出版面世。我記得他描述想寫這書時那多年不變、一慣帶點天笑容和完成工作,一次印證他世界中並無難事! 

今年四月十日清晨,立叔夢中離開了。過去數星期,我清晨想起他那,帶點天笑容和積極氣度,顧盼間回憶中他彷彿並離開。他態度、信念、性格,會我們心中,鼓勵著大家要懷理想,領導大家社會福利理念堅持,繼續各項宏觀組織工作;那帶點天笑容,會保守各年後進,既鼓勵打氣! 

悼念中,我彷彿聽見他二乘五等於十個人教導,心開始…… 

立叔聲音十分,我總能認出,而是表達著公義堅持,貧苦大眾同情。每次討論任何問題,立叔會釐脈絡,提出有説服力方案,聲音公平而吶喊。

我認識立叔已有30多年,是爭取中央公積金開始。他一生投入社會工作,70年代聽過他名字,是我們前輩,實行公民抗命。

這風雨飄搖時刻,立叔留我們是港人核心價值信念, 它勢羣體關懷,追求民主、公義,解難破局信心鼓勵著我們。

立叔,我們會懷念你,香港社會發展歷史會記錄你足印, 感謝你留我們一切。

立叔不僅事實際抗爭,深知提 市民意識重要性。 

八十年代中期,市政局開放選舉,立法局是全部委任,公民意識尚待啟蒙。此書面世可謂得風氣之先,暢銷,出了幾版,獲選當年香港電台「十大書」。我有機會參加這一工作,有榮焉。著這個機緣,後來獲立叔邀請到SoCO工作,暫成他下屬。 

去年底我會退下來後收拾舊物,找到一疊當年他帶領SoCO代表團訪問北京照片,那是探討內地民權發展嘗試,團員包括多位法律界人士。我興奮地用短訊告知立叔,照片寄他留念,立叔慨嘆時光飛逝……想不到,那我們後通訊了。

馮可立,人稱「立叔」,睡夢中上主接走了。一個好人走了, 雖然是「」,他離世,叫人想起「有些人死了,他活著; 有些人活著,他死了。」這句老話。

  • 【做夢夢見狗和蛇咬自己的孩子】做夢夢見狗咬蛇好不好 |夢見狗咬自己的孩子 |夢見蛇咬自己的孩子 |
  • 【今天財神方位】2023年今日財神方位查詢 |今天財運方位 |今日財神方位查詢 |
  • 【夢見孕婦懷男孩還是女孩】夢見妻子懷孕男孩還是女孩 |夢見妻子懷孕生男孩還是女孩 |孕婦夢見生男孩變女孩是什麼意思 |
  • 【興寧縣姓氏排名】民族姓氏 |廣東省興寧市十大姓氏 |廣東興寧市一共有多少姓氏 |
  • 【農曆五月能相親嗎】哪幾天可以相親 |農曆裏不適合相親的月份有哪些 |2022年農曆5月相親吉日查詢 |
  • 【二十四節氣小寒的意思】節氣時光 |
  • 【24節氣表】24節氣 |二十四節氣表 |二十四節氣表 |
  • 【農曆1987年2月24日】屬什麼生肖 |出生日期1987年2月24日測命運 |國曆1987年2月24日是農曆幾月幾日 |
  • 【一生不缺錢的三個生肖】前三個生下來就命裡帶金 |一生不缺錢 |從來不用羨慕別人 |
  • 【情侶網名繁體字帶符號唯美網名大全】繁體字網名 |繁體字情侶網名大全 |唯美繁體字帶符號網名 |
  • 【2017年立冬的感悟文章】2017年民建全省機關專幹培訓班部分學員心得感悟河南南陽幹部學院 |海風詩社電子雜誌 |立冬下藥雨補冬爐子燒紅了 |
  • 【2019年亥日陰曆是那幾天】2019己亥年一月二十八號農曆查詢 |2019年9月23日黃曆查詢 |2019年3月4日老黃曆 |
  • 【夢見自己在很多人的地方大便】夢見一堆大便 |夢見在人多的地方大便 |夢見自己拉了好多屎 |
  • 【2018年屬狗的平安符】2018年屬狗人的全年運勢 |2018年屬狗本命年佩戴什麼好 |2018年生肖狗犯太歲容易招惹小人 |
  • 【搞笑戰隊馬甲名字】求YY馬甲名字設計 |戰隊名字謹此 |戰隊成語的馬甲也要搞笑的 |
  • 【十七有什麼含義】17有什麼特別的含義嗎 |十七是什麼意思 |十七是什麼意思啊 |
  • 【屬狗屬兔女婚姻與命運如何】屬兔女和屬狗男婚配 |屬狗和屬兔的婚姻如何婚姻幸福嗎 |94屬狗和99屬兔婚配如何 |
  • 【旅遊相機丟了怎麼辦】旅遊意外險賠嗎 |我旅遊時相機丟了 |遊客很貴的相機在旅遊大巴車上丟了怎麼辦 |
  • 【男人體毛少的命運】腿毛過於稀疏的男人體相有什麼説法嗎 |體毛也能看命運 |腿上沒有毛的男人命運如何影響運勢發展嗎 |
  • 【風水給qq號起名字】風水給qq號起名字 |如何給qq空間起名字和頭像 |qq空間的名字怎麼取 |
  • 延伸閱讀